2017-08-20_01.JPG

 

#醫病不依心_搶先試讀

#第一章 舞會的邂逅,扼殺了情竇初開 試閱7

 

////////////////

 

「讓我表現君子風度送送妳吧!」昱宏沉穩堅定的語調,讓雨鈴絲毫沒有力氣去拒絕他。

 

校園鐘聲悠然的傳來,伴著朦朧的夜色,伴著沁涼的微風,什麼都可以想,什麼都可以拋腦後,輕輕地吸了一口氣,似乎有沁人心脾的暢快,所有的故事如果都能停駐在這一刻,這該有多美好。

 

「我住這兒!」雨鈴在學校附近的巷子口停了下來,轉身和昱宏說:「謝謝,今天先這樣子吧!」

 

「不請我去妳租的房子坐嗎?」昱宏打趣地說:「我的行情就到止為止?」

 

「我這麼隨便嗎?這樣就把到手這也太容易了吧!」雨鈴冷冷地說著,並轉身加快腳步消失在巷子裡,拋下些許落寞與失意的昱宏。

 

過了幾天,雨鈴覺得自己空蕩蕩的,生活總是少了什麼,甚至感到周遭空氣的凝重乏味已逐漸壓迫地讓她的時間擺動地異常緩慢。

 

「喂!待會兒五點下課後,我去接妳,帶妳去抓姦!」昱宏無預期的安排,完全沒有打算留給雨鈴思索猶豫的時間。

 

準時的五點整,昱宏的車出現在校園門口。「趕快上車,這邊不能久停,會違規取締。」昱宏搖下車窗並探頭出去和雨鈴揮手。

 

「我們到底要幹什麼?話也說的不清楚。」雨鈴已坐在車上,喘吁吁的滴咕著。

 

「我學長懷疑他女友劈腿,他要我去幫忙了解一下真相。」昱宏邊解釋邊專注地開著車,並揚起唇角接著說:「不過,上個月發現我學長他自己也劈腿。他們這是複雜的四角關係,我受人之託總也要忠人之事。你悶著無聊,倒不如當我的小跟班,見識一下他們的魚水之歡?」

 

2017-08-20_02.JPG

 

#醫病不依心_搶先試讀

#第一章 舞會的邂逅,扼殺了情竇初開 試閱8

 

////////////////

 

來不及雨鈴回神,狹小地巷弄裡出現一對男女親密相擁,四肢交纏、肌膚相貼,輪番在肢體纏戀中燃起彼此的需索與慾望……

「這就是都市男女的速食愛情。」昱宏平靜地邊說邊拿起車上的手機,準備定格去捕捉這激情的畫面。

 

「你真打算這樣回去交差。」她深吸一口氣,穩定了情緒接著說:「你也是常用這樣的方式對不同的女孩去表達你界定的感情?」

 

「這當然不是感情的全部,而是其中一種表達的方式。」昱宏快速拍照後,隨即將車子駛離。

 

「相信,慢慢地,妳會接受並認同。」昱宏沒有任何表情地接續剛剛的話題,並說:「一起去和我學長交差吧!」

 

暮色開始逐漸模糊,原本砌滿晚霞的天空,也深了下來,並去了顏色。但搖下車窗仍可隱約瞥見,前方車內正有位黝黑壯碩的男子,緊緊摟著面色嬌媚的女人,並將舌頭伸進她的耳朵輕咬她誘人的耳垂。

 

「算了,不去壞了我學長的雅興了。」昱宏特意催了油門,加速超車繞離現場。

 

「他們這對男女朋友確定是彼此有感情嗎?」雨鈴不解地揚高語調,並輕蔑地瞥了昱宏一眼。

 

「每個人都有他的無奈,總想要擁有個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明正言順定位為論及婚嫁的另一半。但這卻不見得給得了他要的溫暖,而逢場作戲正是這份空虛感在作祟。」

 

「所以你認同這個觀點!男女間隨便發生性關係這都是家常便飯,尋歡快活罷了」她拉了拉衣領,失望地搖了搖頭,並說:「道不同不相為謀!送我回去吧。」

 

2017-08-20_03.JPG

 

#醫病不依心_搶先試讀

#第一章 舞會的邂逅,扼殺了情竇初開 試閱9

 

////////////////

 

霎那間,昱宏在巷弄間緊急剎車,並轉了身低下了頭,雙手撫摸著她的臉,無視她的掙扎,直接將臉貼上去吻在雨鈴柔軟的櫻唇上,接著滑過她的臉頰、髮絲,掠向耳邊,親吻著她的耳垂、鎖骨,她的胸前明顯感受到他急促微熱的呼吸,並逐漸凝結了她的思緒,頓時,她的神經已然感到酥麻並隨著他挑倖的舌尖戰栗著傳向她的全身,雨鈴的意識也隨之模糊……

 

「我的唇很軟,舌很巧,對嗎?」他在她耳邊狠狠吐出並緊緊握住她冰涼的雙手,然後壓低音調沙啞地說:「不需要去評論別人,每個人都有他界定的感情價值觀。但我會努力、認真的。」

 

昱宏暖暖的掌心,暖了她全身每一個細胞,柔情的眼眸,慰貼著她每一個毛孔,化了雨鈴的矛盾與防衛。此際,前方的街道正宛如條平坦靜謐的溪流,盤踞參雜在濃墨重重的樹影裡,只有些許因微風沙沙作響的樹葉,彷彿正回應著雨鈴內心的激昂澎湃。

 

「你很高招,就這麼不費吹灰之力地奪走我的初吻!」雨鈴嘟著嘴並嬌羞地嚷嚷著,然後,一邊整理著自己亂掉地妝容。並說:「你今天的目的成功達到了,請問,那我可以回家了嗎?真的很晚了,我媽咪還在等我的電話……」

 

返程的車上,他們竟出奇地安靜,沒有太多交談,突然間,廣播著一首老歌張學友的吻別,那樣地旋律今夜道來竟顯得份外嘲諷,似乎透露著瞬間地激情,不知怎麼就散了,今生注定只是促而過……

 

「我和你吻別在狂亂的夜
我的心等著迎接傷悲
我和你吻別在無人的街
讓風癡笑我不能拒絕
我和你吻別在狂亂的夜
我的心等著迎接傷悲……」

  

2017-08-20_04.JPG

 

#醫病不依心_搶先試讀

#第一章 舞會的邂逅,扼殺了情竇初開 試閱10

 

////////////////

 

「喂…媽咪…我…淪陷了!」雨鈴回到家,開始娓娓地和她媽述說著昱宏的一切。從小就和開通的媽咪幾乎無話不談,感情像姊妹般黏膩,此刻,面對生命中的衝擊與震撼,自然把持不住地想和她分享這湧上心頭的甜蜜。

 

「唉,傻孩子,他是火,你玩不起的。」電話的另一端,傳來一陣嘆息,媽咪接著轉換個語調,婉轉地企圖說服雨鈴說:「他比妳大了足足七歲,先撇開年齡的差距,光社會的閱歷與經驗,和剛離家北上大一的妳相較之下,妳簡直是張白紙,別被好奇心與好勝心蒙蔽了妳,懂嗎?」

 

頓時,她滿腔的熱情卻被澆了冷水。接著,她拉高音調激動地說:「但我不覺得我沒有辦法駕馭他!都沒開始,就認輸了,很沒骨氣,這不是我要的。」

 

這就是人生最遺憾的,莫過于,輕易地放棄了不該放棄的,固執地,執著了不該執著的。而反諷的卻是,戀愛,在感情上,當你想征服對方的時候,已經在一定程度上被對方征服了。因為首先是對方對你的吸引,然後才是你征服對方的渴望。

 

接續的日子裡,雨鈴和昱宏密切地每天晚上都會通話長達一兩個小時,彷彿進入了濃情蜜意的熱戀期。而他每周固定搭車北上幫家教學生溫補功課,課後,就是兩人碰面約會的時候。

 

「妳怎麼又氣喘吁吁、滿頭大汗!」昱宏不悅地斥責雨鈴,並一邊抹去她額頭上的汗珠,接這說:「和妳說了多少次,師大校園離妳住的地方很遠,台北捷運這麼方便,不要省這個小錢,累了自己又沒有意義地浪費很多時間,而每次要塞搭車的錢給妳,妳卻又不肯,到底在堅持什麼!」

 

2017-08-20_05.JPG

 

#醫病不依心_搶先試讀

#第一章 舞會的邂逅,扼殺了情竇初開 試閱11

 

////////////////

 

「好喝的木瓜牛奶。」雨鈴正啜著昱宏幾個小時前在新竹親手打的果汁,儘管它早已隨著時間的流逝而凝凍變苦,卻仍難掩雨鈴心中的甜蜜。她嬌滴滴的說:「你這不也是嫌台北賣的貴,才自己打!」

 

沉寂的夜晚,皎潔的月光打在雨鈴的側臉上,宛如上了層薄紗,抹著泛起的靦腆羞澀,似是朵栩栩如生含苞待放的花瓣。昱宏的心不禁微微被牽引著,他的手開始不聽使喚地輕撫她的臉頰、肩、頸。彼此交織黏膩的空氣正也瞬間升溫、目光早已撲朔迷離,就這樣地,他那柔情的暖流逐漸波動她全身。接著,他的手指開始不規矩地在她滑嫩的腰背間游移,挑戰著她理智的思緒!

 

「夠了…」雨鈴回神慌亂地把埋在她胸前的昱宏推開,頓時,像是隻刺蝟般喝止著昱宏:「我們太快了。加上…我…沒有辦法接受婚前性行為」

 

「感受著妳綿軟無力的微微顫抖,並享受著妳急促不規律的呼吸。這時的妳,還要對我說不,是種殘忍,懂嗎?」昱宏深吸一口氣,平撫著內心的悸動,並怏怏地說:「算了,我尊重妳。有天,妳會受不住的…」

 

今夜裡,晚風徐徐,裙袖飄揚,吹起了他的慾望,卻吹亂了她的心緒。

 

「入了社會、經濟獨立的你,為什麼還會想兼職當家教?而且你一直很節儉」雨鈴雙手托著下巴仰著頭看著昱宏,試圖岔開話題,去劃破這尷尬的死寂。

 

「有什奇怪,人不為五斗米折腰!不就為了賺錢。」他瞇著眼,那漆黑的瞳孔,總讓人望不盡看不透,並說:「以前高中愛玩,上了不理想的學校,後來,看多了會想了,肯磨著性子,靜下心去準備研所,最後總算扳回面子。清大畢業後,不就被現在的公司給挖了過去…而我從高中畢業後就沒想和家裡拿錢,覺得大了該靠自己,不想給家裡的父母添壓力,所以這份工作就打從大一跟我到現在。加上,目前國防役的待遇也還不算是優渥…只好等四年約結束後,薪水就不是現在這樣,哈…到時候就不用身兼二職了!」

 

 

 

不錯過文章請在粉絲專頁按讚or追蹤加入 #搶先看

 

 

 

親愛的滴兒們!!!如果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麻煩按個讚+分享給朋友喔..這是喵喵努力繼續創作的原動力喔   💕❤️💕

 

 

 

❤️ 請加入我的粉絲團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喵喵&美魔貓 Charming Cat

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