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9_01.JPG

 

#醫病不依心_搶先試讀

#第二章 完美無瑕的白袍,擦身而過? 試閱13

 

////////////////

 

這天,日正當中,頭頂上的艷陽高照,真讓所有的街景都被蒸發得霧濛濛,並懶洋洋地攤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怎麼今年的一月,熱成這副德性?」雨舲正揮著額頭上的汗水。

 

「是阿,還是我們一起去碗剉冰再帶妳去坐車?」儘管書甫自己的背部已濕了大半,仍不忘趕緊從口袋裡,拿出一包面紙,遞給了雨舲。

 

「嗯,不要了,這樣回台南又晚了。」她毫不考慮地回絕了,並直接坐上了機車的後座。

 

「妳每周都回台南,也不差這一次晚一點再回家吧!」他邊騎車,邊把她的雙手挪到自己的腰,暗示著想讓她抱住他。

 

「如果你嫌這樣跑來跑去太悶熱了,可以不要來,我就請卉心幫忙好了,不勉強。」雨舲冷冷地說,同時,把手接連地抽了回去,一隻擺在原本的腿上,另一隻則握在後座的扶手。

 

這聽似簡單的幾個字,但再加上這些若有似無的舉動,猛然地讓書甫的心冷了大半。他緊閉著唇,並加快了車速,直往車站奔了過去。

 

「我陪妳等車,好嗎?」他停好了車,並隨手拎起了她的行李,完全不敢眨眼的直視著她,深怕一個闔眼又錯失了什麼。

 

「今天人很多,環境悶死了,你先回去吧!前幾天直逼12-13度,今天竟高飆28度高溫,真叫人洗三溫暖。」她伸手搶過她的包包,無疑是直接賞了他一個巴掌。

 

書甫拖著沉重的步伐,只好失落地再望了雨舲ㄧ眼,便不再多說什麼,先離開了。

 

她知道剛剛這一切或許會傷了他,但她真的沒有辦法,最近失眠的頻率明顯惡化,隨著他的越好,另一個他就靠的越近,而這一年前的往事就會排山倒海地湧現,甚至,她開始會時光交錯,分辨不清楚,到底自己現在的眼前是一年前,或是一年後?

 

「妳這是在幹嘛?」回到了家,雨舲的媽媽看在眼裡,不捨在心裡。

 

「孩子成熟點,當年苦口婆心勸妳別栽進去,妳就是偏不理。既然煞不住,就要拿得起放得下,才不會那麼苦,懂嗎?」

 

「媽!可是我真的越來越不快樂!心總是空空的,怎麼辦?」她兩行淚水洩了下來。

 

「妳做不到並不代表妳還很愛他,而是這份不甘心一直在蠱惑著妳。簡書甫待妳越用心,就會讓妳更拼命地回想,為何當年在林昱宏身上得不到這些東西。甚至,會激起妳更想駕馭林昱宏,把他塑造成簡書甫的樣子。」

 

雨舲的媽咪摸了摸她的頭,接著嘆著氣說:「每個男孩子都有屬於他的特質和吸引別人的地方。而當年的林昱宏並不是不在乎妳,而是妳要的他給不起!他給的,卻是妳不稀罕的,這就是妳們相遇的時候,就註定了。他如果不重視妳,那他骨子裡是很節儉的孩子,加上,本身也還在聯發科服國防役,待遇並不算優渥,卻還總暗地裡趁你不注意的時候,塞錢在妳住的地方,每次不是幾千元就是上萬元,這是何必呢?就是發現妳老自責自己當年上了私立大學,常常刻薄自己。還有,他每個月回屏東老家,不也都專程開車從新竹繞上台北載妳回台南,從來沒有開口叫妳自己搭車去新竹找他會合,再一起南下,這不就是心疼妳舟車勞頓,並且想多爭取妳們多一點時間的相處,但這樣做他不累嗎?」

 

2017-10-09_02.JPG

 

#醫病不依心_搶先試讀

#第二章 完美無瑕的白袍,擦身而過? 試閱14

 

////////////////

 

「那林昱宏為什麼就是不願意像當時對他的初戀女友這般待我?他曾告訴我『他為了她每天像白癡一樣的接送,終日生活的目標就淪為她的隨叫隨到!為了她的驚呼,徹夜排隊購票就為了圓她個追星夢。為了她還滿腔心思蒐集情報,騎車環島行遍萬里路。』這些感覺,不就是簡書甫現在疼愛我的方式阿!而林昱宏當時一定明白這是我要的,而他也辦得到阿!」

 

「錯了,林昱宏不可能再陪妳去玩那些辦家家酒的事!對他,儼然已過了那段青黃不接的歲月,現在步入職場、衝刺事業的他,要的,是務實的細水長流,而不是浪漫的風花雪月。雨舲,妳為什麼老是要活在過去,都不懂得要把握現在呢?放了林昱宏吧,一段感情的開花結果,是要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懂嗎?妳再不清醒些,再經過幾年後,一定又會為錯失了簡書甫而後悔懊惱一輩子。」

 

窗外的雨滴答滴答,一絲銜著一絲,她發現自己豆大的淚水逐漸澎湃,如窗外那斷了線的雨珠灑落一地,臉上砌滿了愁容。很想自己撫慰自己;很想自己發洩自己;拼命地告訴自己,「清醒吧!」但多少情愛,卻無法轉瞬間分得清、理得出…..

 

////////////////

 

今晨,伴著晨曦揭開了一天的序幕,溫潤的清風悠悠地掠著,摸著玻璃窗縫潛移了進來,徐徐地拂著一切,又悄然地溜走。而這檸檬白地天光,正佈滿著每一個角落,給清新的開始,披上了優雅夢幻的前奏。雨舲伴著這絢麗繽紛的早晨,準備搭車回台中了,一抵達,便發現,簡書甫早已出現在車站前等她。

 

他飛快地將一杯香醇濃郁的拿鐵遞給了雨舲,「喝口熱的,提提神吧!」

 

「書甫,那天中午,我…我…」她整張只覺得一陣發燙,但就是蹦不出個所以然。

 

「沒事的,別給自己壓力這麼大,沒有人逼妳什麼。」他順勢握住她的手,確定她坐穩後,才緩緩地發動了引擎。

 

「這給妳!」書甫將雨舲送到了學校門口,便將一封信給了她,沒有多說什麼便離開了。

 

雨舲確定他逐消失在自己的視線範圍,才攤開了它:

「親愛的雨舲:

     今後可以喚妳為『Bingomilk嗎?』,周五那天我嚐到生平未曾有的苦滋味,一度排斥它的苦感,但幾天後,沉澱了,竟發現它留给自己的不是苦而是意猶未盡。

    就我個人而言,不太喜歡加了工的咖啡,我覺得太甜或是加料之後的咖啡,它原有的風味變蕩然無存。但從那一天開始,我愛上拿鐵=Bingomilk+Okcoffee,因為有了Bingomilk的香醇,讓Okcoffee去了苦澀,而多了份回甘。」

 

讀完了信,竟猛然發現手裡捧著裝咖啡的鋁製保溫杯,上面刻劃著Bingomilk,

此時,雨舲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揚,勾勒著似有似無的微笑。

 

2017-10-09_03.JPG

 

#醫病不依心_搶先試讀

#第二章 完美無瑕的白袍,擦身而過? 試閱15

 

////////////////

 

幾天後,就是水深火熱的期末考,或許,大家早慣了它的搏命衝刺,都紛紛臨時抱佛腳,開始咬緊牙關地埋頭苦幹,心想:「苦過了,迎接的就是讓人期待地寒假。」

 

「妳怎麼不答應他?」卉心正抱著一堆書,和雨舲並肩而行,同時往圖書館的路上走了去。她喘了口氣,接著問:「利用寒假和他們一起去日本北海道走走,多浪漫呢!」

 

「才不要哩!那是他們班上,為了慶祝大五升大六,特別提前舉辦的畢業旅行,因為大六之後,大家就會分別選擇全省不同的院區,展開了三年的實習了。」雨舲搖了搖頭,接著說:「對於這麼有團體紀念的回憶,他真是搞不清楚狀況,怎麼會想約我一同去呢?」

 

很快地,圖書館轉眼間就矗立在她們的面前,這個話題便黯然地結束了……

 

「今晚在函館的山頂展望台上,觀望著百萬夜景,那如煙似幻的鑽石景緻,實在美不勝收,但這一切….卻獨差了妳,著實大煞風景!!!」,2/10 8:00P.M.書甫從日本稍來了一則簡訊。

 

雨舲抿了抿唇,只簡單地回傳了一個微笑的標誌。

 

「今晚入住定山的溫泉飯店,據說它是美膚效果極佳的碳性碳酸氫鈉泉,發現剛開始浸泡的時候,我的皮膚上真的會有很多小氣泡,頓時,全身血管擴張、渾身舒暢。但此刻,滿腦子卻仍就是妳揮之不去的身影,似乎妳現在就在我的身旁,一起感受著它!」,2/11 8:00P.M.書甫從日本稍來了一則簡訊。

 

雨舲嘟了嘟嘴,只簡單地回傳了一個驚訝的標誌。

 

「今天漫步小樽運河,恣意暢遊這古老運河的街道裡,將自身全然交給紅磚灰瓦所建造的歷史遺跡中,我本應盡情享受這份淡雅的寧靜,但內心卻莫名的愁緒湧上心頭。此刻,我清楚地知道,這不是悼念古往今來的傷感,而是缺少妳的失落……」,2/12 8:00P.M.書甫從日本稍來了一則簡訊。

 

雨舲皺了皺眉,只簡單地回傳了一個蹙眉的標誌。

 

「今天來了北海道神宮,這可是北海道名副其實的「總鎮守」(總守護神)而受到日本人深深的崇敬。素來不迷信的我,竟失了魂,飄了進去,開始虔誠地祈求祂庇佑我們感情能開花結果!」,2/13 8:00P.M.書甫從日本稍來了一則簡訊。

 

雨舲摸了摸鼻,只簡單地回傳了一個點頭的標誌。

 

「今天來了登別地獄谷,它是火山爆發後由融岩所形成的一個鬼斧神工的奇景,說不震撼是騙人的,但讓我現在更澎湃激昂地卻是,再過幾個小時後,我們就能處在更近的距離!」,2/14 11:00A.M.書甫從日本稍來了一則簡訊。

 

雨舲眼,只簡單地回傳了一個吐舌的標誌。

 

 

////////////////

 

 

「叮咚!叮咚!」這夜裡,雨舲家的門鈴突然響了幾聲,劃破了此刻的寧靜。

 

「這…是…」片霎間,雨舲的媽媽開了門,被這突如其來的訪客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不好意思…這麼晚…打擾您了…伯母,我…是雨舲的男朋友,簡…書甫。」他神色緊張地完成了這結結巴巴的自我介紹。

 

「喔….,你好,那…趕緊近來坐坐,休息一下吧!」雨舲的媽媽這才恍然地回過神,連忙客套地寒喧起來。隨即,書甫帶著靦腆的笑容,含蓄地像她媽媽打聲招呼,並趕緊遞上特地從日本採購的白色戀人和薯條三兄弟,相當禮貌地去表達他的誠意,接著,這才提著剛回國大包小包的行李,跟了進去。

 

2017-10-09_04.JPG

 

#醫病不依心_搶先試讀

#第二章 完美無瑕的白袍,擦身而過? 試閱16

 

////////////////

 

「之前怎沒聽雨舲提起過,你今晚會來找他?」雨舲的媽媽難掩滿臉的困惑,盯著他隨身的滿滿家當上下打量著。

 

在書甫還來不及答話,雨舲已緩緩地從樓上走了下來……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兒?不是今天下午三點多才剛回到桃園機場嗎?」她不可思議地尖叫著,並同時再次揉一揉自己的雙眼,試圖再次釐清眼前的真相。

 

「可是我…不想錯過,今天2/14是一個有紀念性的日子,它是我們相識以來第一個共度的西洋情人節。」頂著滿臉倦容的他,仍不忘率真地表達一份讓他念念不忘地男女之情。

 

雨舲不禁傻愣愣地呆在那兒,一動也不動……這須臾間,雨舲的媽媽還是放不下待客的禮數,已端了三五盤削好的水果,又回到了客廳。

 

「書甫,先吃點水果。」她不禁釋出長者的風範與善意,慈愛地關注著他並接著打算挽留他,說著:「現在很晚了,你剛下飛機又連續坐了四個多小時長途的高速公路,看你真的也全身疲乏了,還是今晚就在這兒過夜呢?」

 

書甫那雙閃著純真熱情的眼睛,殷切地望著雨舲,正彷彿是對能使金石為開的鑽石,此刻,他正熾熱地盼著她可以開口挽留他。

 

「嗯…今天真的弄到太晚了,謝謝你這份心意。」雨舲卻低著頭,並低低喃喃著說著:「實在對你也很不好意思阿,我想…你還是趕快去搭車回台中,別把自己搞得太累了,到時候弄得你媽媽瞎操心,那就不好了!」

 

面對雨舲的藉故推託,書甫的臉泛起一片死魚白,藏著內心的落寞與失意,硬是裂開了唇,張開了口,撐開了皮,就為了蹦出那一絲的微笑,接著說:「那可以陪我出去走一下嗎?大約幾十分鐘。」

 

雨舲的媽媽順勢推了雨舲一把,並圓融地向她使了眼色,笑著說:「我們家旁邊的巷子走起來挺有氣氛的,假日觀光客不少哩,很適合你們年輕人,還不趕快帶書甫見識一下,咱們台南可不是只有古蹟文化,還有浪漫情懷喔……」

 

書甫深深地向雨舲的媽媽點了點頭,表達他滿腔地謝意,便偕著她,不緩不急地往巷子口走了去。伴著沁涼的微風,她們不約而同地輕輕地吸了一口氣,似乎感到有種沁人心脾的暢快,人生若所有的故事如果都能停駐在這一刻,這該有多美好。

 

「拆開來看看!」書甫往側包裡掏出一個綁著緞帶的小盒子,接著說:「第一眼看到它,便發現它很適合妳。」

 

雨舲打開,躺在盒子裡的竟是一只Fossil的手錶,深咖啡的皮革表帶,錶盤裡刻劃著藝術體的羅馬數字,整體而言,這可算是只個性卻不失品味的錶。她突然帶著遲疑,抖著驚嚇,緩緩抬起頭看看對面的他。他溫柔地舉起她的手腕,慢條斯理地幫她把錶帶起。

 

他笑著對她說:「以後人生的毎一分每一秒,都由我陪妳走過。 」

昏黄的街燈下,手腕上的錶在她眼角的淚光視野範圍内,正幽幽地餘光蕩漾著。事實上,這錶盤對她纖細的手腕而言,似乎有點過大,沉甸甸地壓在手上,彷彿在誇耀彰顯著它的存在。 

她將手腕舉起,錶盤正刺眼地反射著街燈的光,讓她没有辦法清楚地看見錶盤上的時間,只窺見倒映著她愁容焦慮的臉。 

 

2017-10-09_05.JPG

 

#醫病不依心_搶先試讀

#第二章 完美無瑕的白袍,擦身而過? 試閱17

 

////////////////

 

「我可以吻妳嗎?」一股我見猶憐地情愫在書甫的心底升了上來,那上升的速度,簡直快得像直升機火速地衝上雲霄,煞都煞不住。

 

雨舲沒有答話也沒有點頭,一動也不動地杵在原地。

 

他循序漸進地一手抬起雨舲的下巴,另一手撥開她眨到眼睛的髮絲,同時將他溫暖厚實的唇牢牢地貼在她冰透紅嫩的薄唇上,她有點驚慌,但卻因他逐漸加強的吸力而投降了……

 

但這一吻,卻意外地,又硬把雨舲一年前的的初吻給掏了出來……

 

「我學長懷疑他女友劈腿,他要我去幫忙了解一下真相。」昱宏邊解釋邊專注地開著車,並揚起唇角接著說:「不過,上個月發現我學長他自己也劈腿了。他們這是複雜的四角關係,而我受人之託總也要忠人之事。所以,我們現在就出發,一起去抓姦吧!」

 

來不及雨鈴回神,狹小地巷弄裡出現一對男女親密相擁,四肢交纏、肌膚相貼,輪番在肢體纏戀中燃起彼此的需索與慾望……

「這就是都市男女的速食愛情。」昱宏平靜地邊說邊拿起車上的手機,準備定格去捕捉這激情的畫面。

 

「你真打算這樣回去交差。」她深吸一口氣,穩定了情緒接著說:「你也是常用這樣的方式對不同的女孩去表達你界定的感情?」

 

「這當然不是感情的全部,而是其中一種表達的方式。」昱宏快速拍照後,隨即將車子駛離。

 

「相信,慢慢地,妳會接受並認同。」昱宏沒有任何表情地接續剛剛的話題,並說:「一起去和我學長交差吧!」

 

當時,暮色開始逐漸模糊,原本砌滿晚霞的天空,也深了下來,並去了顏色。但搖下車窗仍可隱約瞥見,前方車內正有位黝黑壯碩的男子,緊緊摟著面色嬌媚的女人,並將舌頭伸進她的耳朵輕咬她誘人的耳垂。

 

「算了,不去壞了我學長的雅興了。」昱宏特意催了油門,加速超車繞離現場。

 

「他們這對男女朋友確定是彼此有感情嗎?」雨鈴不解地揚高語調,並輕蔑地瞥了昱宏一眼。

 

「每個人都有他的無奈,總想要擁有個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明正言順定位為論及婚嫁的另一半。但這卻不見得給得了他要的溫暖,而逢場作戲正是這份空虛感在作祟。」

 

「所以你認同這個觀點!男女間隨便發生性關係這都是家常便飯,尋歡快活罷了」她拉了拉衣領,失望地搖了搖頭,並說:「道不同不相為謀!送我回去吧。」

 

霎那間,昱宏在巷弄間緊急剎車,並轉了身低下了頭,雙手撫摸著她的臉,無視她的掙扎,直接將臉貼上去吻在雨鈴柔軟的櫻唇上,接著滑過她的臉頰、髮絲,掠向耳邊,親吻著她的耳垂、鎖骨,她的胸前明顯感受到他急促微熱的呼吸,並逐漸凝結了她的思緒,頓時,她的神經已然感到酥麻並隨著他挑倖的舌尖戰栗著傳向她的全身,雨鈴的意識也隨之模糊……

 

「我的唇很軟,舌很巧,對嗎?」他在她耳邊狠狠吐出並緊緊握住她冰涼的雙手,然後壓低音調沙啞地說:「不需要去評論別人,每個人都有他界定的感情價值觀。但我會努力、認真的。」

 

2017-10-09_06.JPG

 

#醫病不依心_搶先試讀

#第二章 完美無瑕的白袍,擦身而過? 試閱18

 

////////////////

 

過了片刻,雨舲和書甫緊密的唇漸漸地分了,兩個人的呼吸都有點急促。而書甫卻明顯地發現她特意地躲避著自己炯炯直視的眼神,此際,雨舲也低下了她的頭,那白晢的小臉竟泛起了兩片紅暈。.

 

「今天的妳真的美到讓我抓狂!」書甫陶醉地讚賞著,深深地摟住她的柳腰,笑著說:「我好幸福。」

 

「現在幾點了!這樣你回去太晚了。」她驚覺地推開他堅壯的胸膛。

 

「喔…晚上11點多了。」他滿足地點了點頭,並牽著她往回走。

 

「嗯…今天真的弄到太晚了,實在也很不好意思阿,初次見面,就這樣打擾您。那麼,先謝謝伯母了,我得先回去了喔!下次再來登門拜訪。」書甫連忙地在門口謝別了雨舲的媽媽。

 

「哈哈,別這麼說啦!出門在外,都該把你們當成自己的孩子。也謝謝你專程幫雨舲過節,圓她一個少女夢。」雨舲的媽咪邊說邊幫書甫將隨地的行李提上了計程車,並順口解釋著:「雨舲爸爸去台北出差,不然,就可以載你去搭車。」

 

面對書甫逐漸消失在自己的視線,雨舲的心中不免五味雜陳。拿出了壓在小盒子裡面的一封信:「

  我的Bingomilk,很遺憾地,今年日本的北海道缺少了妳的陪伴。沒有了妳,總覺得時間過得比蝸牛還要慢,任何的山河水秀,都提不了勁。我真的很後悔報名了這提早的畢業旅行,但如果沒有這些日子的遠洋相隔,我根本沒有察覺,原來妳在我心中的位置已滿的溢出來了,沒有絲毫的空間再去容納別的事物。」

 

她怔怔地看著手腕上的錶盤,發現此刻隨著指針的行進,竟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到脈搏正規律地配合著「蹦!蹦!」……

 

雨舲的媽媽看到攤在沙發上的她,猛盯著那只錶眨都不眨眼的她,突然像蠟人一樣,臉色蒼白,毫無表情。忍不住說了:「過去了,就讓它過去吧。想哭就哭出來吧……」

 

「嗚……為什麼這只錶又出現了!」雨舲掩面哭泣著,並使盡全身僅有的力氣叫喊著,「林昱宏為什麼那一晚就是不出現!」她這一切彷彿想要將身上的靈魂也一併抽乾,去宣洩她內心的傷痛。

 

「那一晚或許他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要去處理。」她媽媽面對著她,坐了下來,抱著雨舲,連忙地拍打著她的背,希望能安撫她的情緒,接著說:「妳懂得,他的個性本來就不會交代的很清楚。」

 

「妳知道的,那一天對我很重要。當時,妳還陪我東奔西跑地去買素材,籌備製作著這份屬於我的心意,倒數著這天的道來,就為了給他刻骨銘心的震撼。」她哽咽地說著。

 

「是的,我記得很清楚,妳送他一只手錶,那錶還特別親手用紙糊成的,上面還沾著12顆色彩繽紛的星星。」

 

「嗯,這是一種象徵,就意味著我們相依相伴的分分秒秒,正如同繁星點點的斑斕燦爛!」她繼續啜泣地說著,「但沒想到,分手的那一天,正是端午連假的最後一天,當時,我為了怕妳阻止,自己便偷偷利用北上的中途,特別轉乘去新竹,就為了幫他慶生,想親手把這份禮物與心意交給他。」

 

「唉,真傻,相處了那麼久,妳還不懂他嗎?他和簡書甫完全不一樣。林昱宏他根本不適合驚喜、不適合浪漫,他要的一切就是簡單、務實、平凡的細水長流。」

 

---未完待續---

 

   看上一篇起:http://u117945.pixnet.net/blog/post/400848815

 

不錯過文章請在粉絲專頁按讚or追蹤加入 #搶先看

 

 

 

親愛的滴兒們!!!如果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麻煩按個讚+分享給朋友喔..這是喵喵努力繼續創作的原動力喔   💕❤️💕

 

 

❤️ 請加入我的粉絲團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喵喵 的頭像
喵喵

喵喵&美魔貓

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