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2017-12-15_01.JPG

 

【真正的愛是否應該盲目地接受一切,包括已無力改變的愚孝!】

 

涂見飛癱坐在門口的石階上,雙手掩面低垂著頭,失聲地痛哭著說:「妳…別又這樣。」

 

「你已經多久沒來這兒?醫院有那麼多的X光片或CT片或MRI,可以讓你日以繼夜地打嗎?」白雨舲按捺不住壓抑好一陣子的波動情緒,開始激昂地說:「你媽媽真的越來越離譜,每個月不是頻頻地向她那些道友們買新的保單,拼命地去投資自己的巨額壽險;要不就是不分青紅皂白地像捐家當似的,把你每個月的薪水幾乎全數捐獻;甚至,連你的好妹妹,明明二個月前找到工作了,但旅遊出國、胡亂購物等等所有開銷也仍然是你這大哥一手包辦。」她往後靠了樑柱,深吸了一口氣,繼續咆哮地說:「這都算了!最近幾個月她老人家不知道又捧哪個親朋好友的場,在一個鳥不生蛋的地方,買了一個投資報酬率明顯不成比例的房子,還瘋狂地想要在頂樓蓋一個富麗堂皇的大佛堂,而這每個月房貸又得你一個人付,你弟到底是生來幹什麼的!擺明她們就只要你一個人爆肝地狂加班,才有法子賺到那些外快去貼補這些無止盡的漏洞。」

 

「別…這…樣!我媽她…也很關心妳,妳之前…和我一起回家,她不也大包…小包裝滿吃的、用的…給妳拿上來,怕妳一個人…在外面…沒好好照顧自己。」他嚇出一身冷汗,吞吞吐吐的顫聲回道著。

 

「這是兩碼事。我沒有否認她對我的好,可是我真的無法接受她的教育模式和理財的觀念。」她上前一步,直接坐在他旁邊,並伸出了雙手緊緊地抱住了抱住顫抖的他,低低地說:「你這樣不是孝順她,而是害了她,繼續下去,你會毀了你自己,懂嗎?」她含著深情的目光注視著他,並溫柔地挽起他的手,柔聲地說:「你口口聲聲說要和我共組一個家庭,那你就該勇敢地承擔一切,去解決和你媽的問題,終止她的予取予求,經濟沒有辦法獨立,將來又如何保護我和你的家,這樣的你又如何得到幸福?」

 

「只…要…你和我媽…都…能快樂,我就幸福了。」他畏縮地偷窺了她一眼,暗暗地說著。

 

(以上文章截自#醫病不依心_搶先試讀 #第二章 愛情、親情難兩全嗎?)

 

2017-12-15_02.JPG

 

【不甘心未必得到想要到,有可能賠上更多!】

 

今晚的椰林大道,晚風襲來,微微清涼迎面拂過,她們沐浴在皎潔的月光下,一前一後地走著。突然間,宋課長刻意地放慢腳步,和雨舲並肩地走在最後面,他緩緩地說:「認識妳滿三年了,對我而言,妳一直是很純的女孩,或許這和妳的成長背景有關。但近兩年,妳變了很多,不再那麼愛笑,甚至,常常會暗自地流眼淚。最近,讓我覺得更奇怪的是,愛漂亮的妳怎麼開始接受戴起眼鏡了?」

 

「我…很想和他分手,但卻始終分不開,不知道怎麼辦,我很痛苦。甚至,我逼迫他買了棟房子,想藉此和他媽媽宣告他財務想要獨立自理,要有自己的人生,…」她一邊抽抽噎噎地哭著,一邊娓娓地將近期的無奈和遭遇傾訴而出。

 

「人其實明明都知道結果會是什麼,但總是因為不甘心而蒙蔽了自己的雙眼,最後受傷的卻是自己。其實放手,得到的未必會比失去的少!」他迷迷濛濛地看著前方,嘆了口氣說:「大約十年前,我曾交往了一個九年的女朋友,當時,我們已經同居在一起,一直覺得自己會和她白頭到老。結果,我因公被外派到澳洲三個月,她卻和別人劈腿了,事後,還被我多次親眼目睹,但我還是選擇欺騙自己她會回頭,所以選擇一再地縱容她,最終,她還是跑了,我難以置信地崩潰,花了一個月,才把她所有的東西打包地丟出去,消沉了整整快一年。但…妳瞧,我還是得到了出現在妳眼前的幸福,不是嗎?」

 

「所以我現在應該怎麼做?」她無神的眼睛佈滿了淚水,激動地顫聲問著。

 

「雨舲,妳很聰明,早知道了,就看妳願不願意走出去。」

 

她沒有再接話,怔怔地佇在暈黃的路燈下,一動也不動。

 

(以上文章截自 #醫病不依心_搶先試讀 #第二章 愛情、親情難兩全嗎?)

 

---未完待續---

 

    男女在交往的初期,不都早已明白對方是否適合於自己,剩下的時間只是一味地自欺,原因通常是---害怕放手了,遇不到比現在更好的,不是嗎?

 

 

 不錯過文章請在粉絲專頁按讚or追蹤加入 #搶先看

 

 

 

親愛的滴兒們!!!如果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麻煩按個讚+分享給朋友喔..這是喵喵努力繼續創作的原動力喔   💕❤️💕

 

 

❤️ 請加入我的粉絲團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喵喵 的頭像
喵喵

喵喵&美魔貓

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hilipp Wang
  • 每次都很期待新小說~~~~超愛的
  • 謝謝您的支持喔,分享已快邁入尾聲,希望可以順利出版喔

    喵喵 於 2017/12/20 22: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