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08_06.JPG

 

#醫病不依心_搶先試讀

#第二章 完美無瑕的白袍,擦身而過? 試閱1

 

每當門前窗口傳來汽車唧唧吱吱的聲音,雨舲就千愁萬緒,不禁紛來沓至,湧上心頭…..事實上,她媽媽看在眼裡,又何嘗不知,自己的女兒常常暗地裡期盼「那達達的車聲不是美麗的錯誤,而昱宏正是那個歸人,並不是過客。」但事與願違,滅了絲絲希望,湧了陣陣失落,這些日子便在這反覆交疊的複雜中,一直絞著心,只是因為初戀的情竇初開總讓人刻骨銘心嗎?

 

幾個月後,來到了盛夏,那湛藍的天空沒有透出絲毫雲彩,熊熊的烈日炙烤著每一寸土地,凝滯著每一吋呼吸,讓人重得起不了身。

 

直到兩張上榜的喜訊浮了出來,頓時,如釋重負的暢快襲上全身,「我通過轉學考了!」雨舲的尖叫響徹整棟房子的每個角落,她爸爸笑了,她媽媽哭了,家人正參與著這份孤注一擲的勝利。

 

抱著重新開始的準備,她放棄了位於「北部」的名校,選擇了「中部」的學校。

 

面對眼前的學校,正殷情熱切地為「大一升大二」的轉學生們,籌辦各式迎新節目,雨舲毫不放過任何機會,積極活躍地參加各式公開邀約活動,嘻鬧聲、喧嘩聲參雜在五光十色的煙火瀰漫中,虛與委蛇的交際應酬,逢場作戲的過眼雲煙…….這些,她都不在乎,此刻,她只想溺在這應接不暇的寵愛,「校園美女---白雨舲!」這無人不知的封號褒賞早聞遍整個學校。

 

對照著一年前,另一所學校不也同樣地為了迎接一群懷抱理想與熱情的莘莘學子們,無不緊鑼密鼓地準備了許多精彩的「大一」迎新活動,還記得當時整個校園,和眼前不遑多讓,都洋溢著滿滿的喜悅與歡笑。

 

但當時的白雨舲卻將自己隔離成局外人,她幾乎提不起任何動力去報名參加,整個人始終沉浸在大學聯考失利的惆悵,縱然她獨特的氣質與亮眼的外表,早已引來學長們的關愛與注意。

 

事實上,沒有這榜前的打擊,白雨舲的個性本是相當活潑外向,不自覺地就容易成為整個交際場合的主導,加上她精緻深邃的五官,擁有著濃眉大眼、挺而直的鼻子、粉嫩透亮的嬰兒肌,這些賦予她加分的條件,導致她這位大一新鮮人,縱然不太出入校園的公開活動,仍不經意地成為當時關注的焦點。

 

ㄧ年前的生活是失落與喪志,絲毫沒有大一新鮮人的期待感.。現在的生活算是多采多姿嗎?抑或者,說穿了是種糜爛嗎?還是簡直是麻痺了?這都不重要了,就這樣繼續沉淪吧!

 

直到幾個月後,一場卉心的邀約改變了她。

 

卉心和雨舲同是轉學生,不過,她的曲折變化和雨舲相較之下,真的南轅北轍的大相逕庭。因為她之前是唸護專的背景,後來交往個男友是醫生,可是因為對方的媽媽嫌自己學歷和她兒子差太多,逼迫她們分手,她便立志去補習參加轉學考,現在可說是揚眉吐氣了,上了國立大學,讓男友的媽媽另眼相看。

 

「我男友想幫他學弟們謀福利,辦聯誼,想揪我們這幾位轉學生。」卉心挑高了眉,抿著嘴問:「妳該有興趣出來會會他們吧!」

 

2017-09-08_02.JPG

 

#醫病不依心_搶先試讀

#第二章 完美無瑕的白袍,擦身而過? 試閱2

 

雨舲曾和卉心聊過她的大一,那段令她痛徹心扉的往事。

 

記得半年前的晚上,她和昱宏正進行著最終的談判……

 

「我不會浪費你太多時間,請尊重我,給我幾分鐘。」雨舲再也壓不住自己的憋,使著一絲起伏都無的口吻說:「我覺得你太過自負,在你眼中的我,或許矮小到什麼都不是!別人每次費盡心思的絞盡腦汁,卻都淪為你的恣意踐踏。我今生第一次的感情這麼毫不保留的給了你,就活該遭到你硬生生地扼殺了嗎?你炊滅了我滿懷的少女情懷,荼毒了我應有的純真快樂!」

 

「所以我帶給你的,就這些?」當時,昱宏嘴裡正邊嚼著東西邊說話。

 

「你這個自私鬼,甚至是心裡變態狂,這時候,竟還有心情吃東西!真的很沒禮貌,完全不懂尊重兩個字怎麼寫。」

 

「餓了,填肚子,又錯了。」他吱吱咯咯地說:「其實,白大小姐,我真不知倒底哪裡惱怒妳了!」

 

「很討厭現在的你!我們就像天秤的兩端,不會有交集。我的喜我的怒,你根本摸不清,也不想碰,夠了…我們算了…分了吧!」

 

「今晚的堅持或許對妳是殘忍了些,但如果沒有狠了心,老慣了妳,總有天會出事。」

 

「但你選擇這樣的方式,對我不是殘忍而是糟蹋。請你收起你的那份自以為是與理所當然,甚至,我一度懷疑你是染了什麼病,這些日子,呈現給我的,就是一副要死不活的疲憊樣,我看膩了也受夠了!現在的我終於懂了你的初戀女友,為何毅然選了成大醫生離棄了你。面對這個被篩剩的你,就僅能單憑著自我感覺良好,才有辦法自信地支撐到今天,拆了這層保護傘,空蕩蕩的你其實根本什麼都不是。」

 

「妳說的這麼義正言辭,那麼有本事,那妳和她一樣,也去當妳的醫師娘吧!」他低喃地說著,但當時,聽起來卻份外刺耳響亮。

 

她無法再多說什麼,猛然地掛下了通話,潸潸淚水不聽使喚地,洩了下來,濕了大片領口。

 

那晚的宣戰,就塑造了現在的自己,更讓她無端著了魔,起了今生的立誓:「非醫生不嫁!!!」,卉心問了她這是何苦:「我要讓他知道,他永遠都輸給了白袍。」說她幼稚也好,說她無知也罷,但這就是執著偏激的白雨舲。

 

幾天後的晚上,一群人已熱鬧喧嘩地聚集在一間美式小吧,他們包圍著長桌,一面坐著五位男生,對向坐著五位女生。卉心簡單地交代了今夜的開場白,剩下的時間當然留給男男女女們去交際互動。

 

雨舲被安排在中間的位置,她體內正沸騰著源源不絕的狂流,那雙明眸大眼,炯炯搜尋掃射著今夜的獵物,目光不偏不倚地停駐在對側最右邊的位置,發現了有張臉剛好沒被懸吊的燈光打到,沒入了陰影裡,雙手交叉胸前,一本剛阿地不發一語,簡直像個局外人。

 

「你很無聊嗎?」雨舲逗趣地直視他:「還是個悶葫蘆?」

 

他靦腆地頭低低,卻嗓音嘹亮地答著:「我是簡書甫,請多指教。」

 

這一答話,突然意外地成了全場的焦點,「我們的書甫可是我們班的常勝軍,老考第一名。」旁邊一位又瘦又高的竹竿男,幫腔作勢地接起話來。

 

書甫繼續低頭保持沉默,啜著杯中快喝完的茶飲。這更讓雨舲摸不著頭緒,心底竄升的漩渦彷彿伴著他快見底的飲料,吞沒捲入,同時卻又突然湧現出那一年前……

 

2017-09-08_03.JPG

 

#醫病不依心_搶先試讀

#第二章 完美無瑕的白袍,擦身而過? 試閱3

 

記得當年的舞會,在學姐樂樂的強力邀約下,白雨鈴實在想不出什麼好理由去婉拒,只好勉為其難地參加由樂樂策辦的迎新舞會。

 

「請問這裡是在舉辦舞會嗎?」突然一位陌生男子的問話,打亂了雨鈴的沉思。

 

「是啊!」雨鈴有點被嚇到,不悅的簡短回覆著

 

「現場主辦人將活動可說搞得有聲有色,參加者真是不少,妳也是來參加舞會的嗎?」

 

「不然我在這裡做什麼!!!」

 

「不過,像我也來了,但我的動機很單純,就是路過純湊熱鬧,這可不算參加舞會,對吧!那妳剛剛的回話,傳達給人的想法是專程來參加舞會。可是妳的言行舉止又好冷漠,怎麼不進入舞池裡和大夥兒一起瘋?」

 

當時,雨鈴開始覺得原來所謂的無聊搭訕就是這樣。決定擺脫對方的最佳模式,就是選擇默默離開現場。

 

她企圖想溜了,並打算避免打斷樂樂的雅興,準備不告而別。低頭轉身決定離去……

 

但這陌生男子卻仍不知趣地尾隨在後,並趁勢截路在前,攔下雨鈴。「昱宏,交個朋友」林昱宏鏗鏘有力的嚷嚷著,「你不該是張乖寶寶的牌!」。

 

「我媽從小就敎我,沿路搭訕女孩子的陌生人,請勿靠近。」雨鈴沒好氣地說,「君子自重,請讓開!」。

 

「難道人不輕狂枉少年,沒聽說過嗎?」昱宏毫不客氣地上下打量著雨鈴,「就這麼糟蹋妳的大一,會甘心嗎?」

 

「你太自以為是了!有點晚了,我想離開,我媽還在等我道晚安報平安的電話。」雨鈴開始不自覺流露出緊張而抖擻的語調。

 

「我們雙方留個電話,出門在外也討個好照應。」

 

當時,從小認真讀書,專心學業的雨鈴,不僅從未談過戀愛,甚至也沒交過任何異性朋友,她的生活始終單純到上學、回家、讀書、考試等,規律且一成不變……面對這突如其來的邀約,心中感到錯愕不安……

 

月光就像朦朧的薄紗織出的霧一般,在樹葉上,在紅磚大道上,並在雨鈴的臉上,閃現出一種純潔無暇的光。

 

「喂!你該不會認為我是誘騙年輕女子的登徒浪子吧?我學弟清華大學研究所的高材生待會兒就來了…」,昱宏蓄意去拉高語調強調著清華二個字。

 

緊接著,另一位骨瘦如柴,身形單薄的小夥子正氣喘吁吁地朝他們迎面而來。

 

「原來你在這,怎不去和我妹樂樂打聲招呼?時候不早了,我們還要趕回新竹呢!」

 

「原來你是樂樂的哥哥!我是她學妹,白雨鈴!」雨鈴竟開始慢慢卸下心防,簡單地作了自我介紹。

 

「妳知道先來後道的道理嗎?擺明我先認識妳,怎變成讓浩浩搶先一步?」昱宏抱不平地嚷嚷著。

 

「我的手機是0933366631,先走了……」雨鈴喃喃低語,接下來頭也不回地開溜了,逐漸消失在黑夜的街頭……拋下了一臉茫然困惑的昱宏。

 

她敲了敲自己的腦袋,不禁輕嘆:「一年多前的事了,怎麼還記得那麼清楚,人家早全都拋諸腦後了,醒醒吧!」。

 

接連地幾天,雨舲陸續接獲到聯誼當天聚餐男孩子的邀約,「就差一個簡書甫,就又創下全壘打的亮眼佳績,奇怪,莫非真是個悶葫蘆?」

 

突然手機出現了簡訊:「白小姐您好,我是簡書甫,請問後天晚上六點整,可以約妳去美術館的南瓜屋吃頓飯嗎?」她露出了勝利的微笑,為這次沒有意外地大獲全勝自豪著。

 

「好阿,那到時候見。」她為自己下意識地回訊,感到驚訝,畢竟其它四位已輪番吃了閉門羹。

 

2017-09-08_04.JPG

 

#醫病不依心_搶先試讀

#第二章 完美無瑕的白袍,擦身而過? 試閱4

 

這夜裡,雨舲選擇身穿一襲白色長洋,鑲著蕾絲花邊,烘托出原有的清麗脫俗,頂著烏黑瑩亮的披肩長髮,每個舉手投足間,都滲透著清新飄逸,娉婷婉約地朝書甫走了過去。

 

他們倆便一前一後走進了餐廳,「我有訂位,靠窗,兩位,六點整,林先生。」他簡單俐落地和迎賓的服務生清楚交代著。

 

隨著訓練有素的服務生,他們很快地就座。接續,他開始滔滔不絕地在服務生開口介紹菜單前,已經和雨舲分享他事先在網路上搜集到的情報資料,並明確地導引著她該點些什麼,她真有些被這一連串周詳縝密的安排嚇到,但她欣賞著這份用心,所以她沒發表其它意見,默默地接受了他的按部就班。

 

「它座落於很有氛圍的綠園道旁,與周遭緊密的各式異國風味餐廳相互呼應,整棟外觀全由紅磚塊砌成,為兩層的褐色建築。今天入內仔細端倪,發現這南瓜屋內的擺設舖陳果真以南瓜為主題,每寸空間都瀰漫著國外鄉野的恬靜活潑。」書甫不禁開始環顧起店內的四周,並表達滿意著自己這次的選擇。

 

「這裡真的很特別!」她毫不避諱地直視著他,但圓滾滾地眼珠卻轉不停,似乎盤算著什麼:「但…你更特別。」

 

他不禁又漲紅了臉,尷尬地無法接話。

 

「喔!我的意思是…你很認真,不只表現在學業成績上,在待人處事也不例外。」

 

「這樣不好嗎?」他摸了摸頭。

 

「很難得阿,特別對於一位男生而言,可以如此細膩!」她轉移了目光,伸手想拿片剛端上來熱呼呼的法國麵包。

 

「妳不喜歡這樣?」他比她捷足先登一步,托了片麵包,抹著羅勒醬與鮮蒜,接著,再用紙巾墊在下面,整份已被包裝得像早餐速食店的三明治,才遞給了雨舲。「這樣才不會沾著了手,不方便。」

 

她不禁噗疵一笑,「你對每一個人都這樣嗎?」

 

他的臉再度鼓脹得紅成一片,並把頭壓得低低的,停了幾秒後,忽然抬起頭,一本正經地盯著她:「我…對我在乎的事情,都會卯足全力。」

 

這簡直像是直接了當的向雨舲宣告主權?一股不可名狀的挑釁,驀然在他的心中竄升。 

 

這份堅定的目光,那熟悉的感覺,不禁讓雨舲染上了莫名的畏懼,一年多前不就在簡單的星巴克也這樣地開始了第一次的正式約會……。

 

記得當時,剛好來了束暖光照了過來,讓雨鈴可以仔細地瞥見昱宏正促著眉頭,認真專注地批閱手上的文件。她不禁將目光停駐在他身上,只見他身穿率性的T血上衣,白皙的臉龐,冰冷孤傲的眼睛,高挺英氣的鼻子,薄透地紅唇,無一不在誇耀著他的優雅與自負。

 

「妳來了!」昱宏猛然抬頭並發現雨鈴的出現。

 

「你在瞎忙什麼?」不安的雨鈴深怕被對方察覺自己的窺視,特意故作鎮靜並把話題岔開。

 

「批閱台北家教學生的作業。」昱宏停頓了一下,繼續又說:「愣在那做什麼?過來坐啊!想喝什麼?點一下,我去付帳。」

 

「你剛剛在電話中,都說嫌電話費貴了,我怎麼好意思讓你破費請星巴克的飲料!」雨鈴還是不忘自己赴約的目的,就是要狠狠地教訓他如何學習尊重別人、放低自以為了不起的傲慢身段……

 

2017-09-08_05.JPG

 

#醫病不依心_搶先試讀

#第二章 完美無瑕的白袍,擦身而過? 試閱5

 

「這種消費真的不適合常來,但為了避免你擔心我起了歪念把妳擄走,只好下重本了。」昱宏得意洋洋地笑著說:「不過隨意點杯喝的就好了,這裡的糕點不划算,反正重點是我們見面、聊天。」

 

「你住新竹,為何有台北的家教學生呢?千里迢迢地不合成本,這可不是節儉的你會打的如意算盤。還是為了誘拐單純地未成年少女所設下的圈套呢?」雨鈴邊說邊低頭開始毫不客氣地挑選自己想喝的飲料。

 

「我在妳心中,就這麼不堪嗎?始終是個色鬼!」昱宏拉低音調顯些不悅,然後自顧自的去結帳,並在櫃台等候取餐。

 

不到半晌的時間,昱宏端著飲料回到了雨鈴的面前,並說:「這學生的姐姐在我當年還在台北唸書的時候,就跟了我很多年,去年上了南部不錯的大學,家長想要我接著輔導二女兒。」

 

「喔!那你常會利用沿路搭訕女孩子的方式,四處把妹嗎?」雨鈴雖為了剛剛的誤會面有愧色,但心中的那份困惑卻仍隱隱發作。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昱宏毫不避忌地直視著雨鈴,並瞇著眼笑著說:「妳渾身擁有著讓人想開發的慾望和潛能。」

 

昱宏直言不諱地地挑逗,不禁讓雨鈴怔怔地望著他。

 

此刻,服務生掛著客製化笑容,殷情地送上主食,適時地,去中斷了雨舲的往事回憶。

 

「拿波里蘑菇南瓜起司醬燒蝦球飯,這是小姐的蝦球飯。」服務生緩緩地,先用右手向雨舲遞上了剛出爐的餐食,緊接著,又使出了左手,將另一盤餐食也遞到了書甫的面前,陸續簡單地介紹著:「曼哈頓蕃茄羅勒什錦海鮮燴燉鮮魚飯,這是先生的鮮魚飯。」

 

「你為什麼不點匈牙利紅酒乳酪燴燉牛肉飯,剛剛不是說這網路上也很推薦嗎?」

 

「妳不吃牛,但喜歡海鮮。」他開始拿起碗盤,慢條斯理地在另一處分裝堆疊著另一份鮮魚飯,活像個層次分明的海鮮丼飯,並緩緩地挪到她面前,「嚐嚐看!」

 

「你的記憶力一直很好,所以唸了醫學系,還是可以常奪第一名的寶座嗎?」她不得不暗自佩服,記得聯誼當晚,自己只是不經意的帶過。

 

2017-09-08_01.JPG

 

猜猜 喵喵在哪兒?

噓…文末有答案

 

#醫病不依心_搶先試讀

#第二章 完美無瑕的白袍,擦身而過? 試閱6

 

 

「不差,倒是真的!其實很多人都誤以為醫學系就是數理能力很優秀,但這只是以訛傳訛的謬論,事實上,入了這科系,才發現原來和妳們法律系一樣,著重記憶力的背誦,不然,面對那些洋鬼子多如牛毛的藥名、病症,真叫人頭昏眼花。」

 

此刻,四目交接下,她不得不開始認真研究起簡書甫,他身形倒算勻稱,全身黝黑的肌膚隱約映著光澤閃阿閃的,而他那銳利的雙瞳,宛如可把人透徹地看到骨子裡。

 

「他們家的南瓜起司醬可是活招牌,不只有聞香撲鼻的濃稠奶香,那口感綿密的南瓜泥,和滑順入口的奶油起司真得超match!」他托著下巴,撐大了眼,正期待著雨舲的反應。

 

「通常南瓜醬吃久了會有反胃噁心感,但發現這道菜真的不會唷!原來是因它參雜了蛤蜊的鮮味和甜度。」這道菜可真讓她融化了,她閉著眼接著說:「那Q彈嚼勁的挪大蝦球,真捨不得一口吞嚥。」頓了一下,才說:「連這大量的洋蔥,都被起司醬燉的軟嫩香甜,相信,把這道的醬汁淋在飯上一起入口,這該很開胃!」

 

「妳再試試這海鮮味十足的鮮魚飯,瞧瞧,裡面的行頭配料有大量的蛤蜊、花枝塊和鮮魚,算得上豐富了!」

 

「這裡面添了九層塔,難怪味道上的層次更多元了,搭配上它們調製的蕃茄羅勒醬汁,是為了平衡海鮮的腥味而設計的,可真讓人拍案叫絕。讓這堆澎拜地海鮮,獨留鮮嫩多汁的香甜口感。」她捂著嘴偷笑了兩聲,道著:「你看就飽了嗎,還不快開動。」

 

書甫臉上竟忍不住又紅到耳根子了……

 

「妳剛怎麼來到這南瓜屋?」他抬頭瞥了雨舲一眼。

 

「卉心租的地方和我很近,要當好姐妹可不是當假的,當然就請她跑這一趟。」

 

「待會兒,我送妳吧!」

 

她點點頭,並沒有否認這提議,飯局不自覺地也進行到餐後甜點了,含著沁涼的果凍,那酸甜的葡萄香消退褪去主餐的重口味。

 

步出了南瓜屋,眼前目不暇給的霓虹燈,逐漸隨著機車的滑動,緩緩地拋諸在她們的身後。

 

他發現了她的沉默,便不願驚擾了在這浪漫夜晚下,所沉殿下來的安靜,寧可當今夜最後一個守候相伴的人。

 

「這給妳的!」書甫在雨舲租處前,從外套的口袋中,掏出了一封東西,它攤在街燈照射下,不難發現,被擠壓地有點皺、有點胖、有點濕。

 

「喔!飯後竟還有神秘小禮物。」她本能地伸手接過,而那上面還殘留了些他身上的體溫,瞬間地,溜進她體內。「謝謝。」她簡單地結束了,便頭也不回地消失在他的視線裡。

 

這夜,正懸著一輪自在的月,慵懶隨意地恣意撒野,卻灑了他一身的迷濛。對他是一種美麗的甜蜜,心裡面,更是一種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幸福。而她呢?也一樣嗎?

 

「白小姐您好:

      說不清那晚是什麼原因,讓我小鹿亂撞;更理不清那晚是什麼勇氣,讓我滿心衝動;或許是緣份巧妙安排的感動;或是發自內心對感情的嚮往。在此,我發自心底最深處的吶喊,謝謝妳!今晚願意給我一個機會,安撫我那飢渴遊蕩的心;一切一切,只因“妳讓我陶醉了”」

 

頓時,晶瑩剔透的水晶HELLO KITTY手機吊飾,隨著信,掙脫了出來。

 

 

 

---未完待續---

 

喵喵在台南大學路麥當勞對面的噴水池,趕快去拍,很有FU

 

 

◆ 看上一篇起:https://goo.gl/bNaihL

 

 

 

◆ 從第一章第一篇看起:https://goo.gl/2yc5Lk

 

 

 

 

 不錯過文章請在粉絲專頁按讚 or 追蹤加入 #搶先看

 

 

 

親愛的滴兒們!!!如果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麻煩按個讚+分享給朋友喔..這是喵喵努力繼續創作的原動力喔   💕❤️💕

 

 

❤️ 請加入我的粉絲團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喵喵&美魔貓 Charming Cat

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