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H_8725.jpg 

 

曾經我們為了愛而結婚,最後卻因錢而反目

 

////////////////////////////////////////

 

悠揚的薩可斯風在耳際間鳴起,蕩起了他心底的愁與苦。「你不要再喝了!」我忍不住發了聲,設法想去制止他的自我麻痺。

 

「她都可以選擇對自己慢性自殺了,那我又有何妨呢?」他繼續開了一瓶新的威士忌,並忿忿地抓起倒滿的酒杯往嘴裡猛灌一大口讓酒精燒灼乾澀的喉嚨。

 

台上五光十色的餘光,打在他蒼白的鬢髮上,讓他顯得格外滄桑。我不禁微微地說:「這些年,你為了他們母女擁有好的生活品質,日以繼夜的工作,只要哪裡有案源,你就賣命地往哪兒去!」頓了幾秒,我接著說:「當年投資開PUB的創業失利,也非你所願,不要再耿耿於懷了。」

 

KBH_8748.jpg

 

他顫動地從貼身的口袋裡掏出一個破舊的皮夾子,掀開它,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張姣好細緻的臉龐,而她的嘴角處還揚起了一抹甜甜的微笑。他沉默了一會兒,聲音啞啞地說:「瞧瞧,當年的她,宛如出水芙蓉,不愧為師大外文系校花。」他幽幽地嘆了一口氣,說:「誰又能想到,這十幾年來,她為了幫我償還上千萬的倒閉負債,白天在學校任教,晚上、假日還得趕去補習班兼任,每天都把自己搞到三更半夜才回家,現在的她已活生生地淪為一個大嬸婆。」

 

我還來不及回話,他強忍的淚水,卻已滑出了眼眶,弄濕了那泛黃陳舊的封套。

 

片刻後,他點燃一支煙慢悠悠的吐起了煙圈,說:「或許,我早不該這麼自私,應該聽她的話,認真地去找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而不是創業失敗後,又繼續走攝影藝術這條路。」他又點燃打火機,並將火焰湊近煙頭,讓一陣白煙瀰漫在我們之間,接著說:「那是她唯一對我的要求,看似很簡單,但我卻一直沒有辦法如她所願。甚至,我我連基本的生活水平都給不了她,窮盡一生,仍沒有我們自己的房子、車子,只有還不清的負債。」

 

「但事實上,你的堅持並沒有錯,如今,你的名氣已經可以每個月都維持穩定的案源和收入,不是嗎?」我將他手邊的煙頭捻熄,並順勢起身打算走去結帳,設法在他酩酊大醉前讓他離開現場。

 

「太遲了,這一切都沒有用了!」他喃喃自語的同時,已被我硬塞入計程車內,沒多久,便目睹他漸漸地消失在這黑夜的盡頭。

 

KBH_8734.jpg  

 

一個月後,因工作上的需要,我得立即和他討論照片後製的相關細節,便索性地前往他的住處。入門後,濃煙密布夾雜厚重的酒味迎面而來,開門的是滿臉皺紋黃斑、大腹便便的中年婦女,她正駝背蜷縮的坐在輪椅上,並冷冷地瞥了我一眼,接著便甩頭入了房。除了「碰!」一聲,接下來的時間,我再也沒有看見她出來。

 

「妳妳來了,到了門口,怎麼沒先打通電話給我。」他從樓上走了下來,並使著眼尾掃向那扇緊閉的房門。

 

「不好意思,我以為只有你在家。」我明顯地注意到他臉上的不安,心裡便大概猜到了七八分。

 

「沒想到妳會遇到她!有一晚,她下班後趕著去補習班兼課,不小心出了交通意外。」他指著地上那堆積如山的啤酒罐和煙盒,低低地說:「從此,她開始變本加厲地傷害自己,要不是還放心不下小孩,她早結束這悔恨一生的自己。」

 

剎那間,那句「太遲了,這一切都沒有用了!」竟讓我全身僵硬了起來。

 

「曾經我們為了愛而結婚,最後卻因錢而反目。」他搖了搖頭,沒有再多說什麼。

 

我怔怔地望著那扇緊閉的房門,腦海裡浮出的是那抹燦爛純真的笑容。

 

 

 

❤️ 請加入我的粉絲團 ❤️


 

    全站熱搜

    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