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2017-10-20_01.JPG   

 #醫病不依心_搶先試讀

#第二章 完美無瑕的白袍,擦身而過? 試閱19

 

////////////////

 

「但我就是圖他一個難以忘懷的感動,所以當晚我還特意沒事先聯絡他,便偷偷地動身啟程了。」雨舲接著抽噎地說:「但是結局卻得到他堅決冰冷地回絕,『妳怎麼又悶不吭聲地跑過來,妳已經不是初犯,這樣會造成我的困擾和不便,妳懂嗎?這對我而言,並不是驚喜而是負擔!今晚,妳絕對是見不到我了,趕緊直接買票搭回台北吧!』」

 

「這是因為他覺得每次都順著妳也不是辦法,想要藉機加快速度讓妳跟上他的腳步,成熟一點。只是,他這次思慮的確有欠周詳,讓時機點剛好撞到他自己的慶生日!別再把他想得這麼壞,好嗎?」她摸了摸雨舲的頭,並開始整理剛剛被她抓亂的頭髮,而此刻,內心不禁動搖著,掙扎著,究竟是否該對自己的女兒,揭開這保守一年多的秘密,但最後仍狠著心,僅嘆了口氣說:「寬恕他,饒過他,才能救自己,尋找下一站的幸福,懂不懂?」

 

「我不懂,我恨他!」雨舲歇斯底里的猛搖頭狂吶喊著:「我怕妳擔心,一直沒有告訴妳,其實…我那一晚差點被色老頭擄了去……」

 

「怎麼會這樣?」她不敢置信地紅了雙眼,並搖晃著雨舲的肩膀,喃喃地說:「妳這是在嚇唬我,對嗎?」

 

「是不甘心惹了禍……那晚,我便死心眼地摸著夜,靠著記憶中的地址,硬是要找尋他家裡去,怎知在暗巷處,卻被一位糟老頭從前面攔住,開始對我全身上下打量,並頻頻發出猥褻的笑聲,淫穢的言語挑釁……」雨舲開始不聽使喚地顫抖著。

 

「後來呢?」她暗暗打了哆嗦。

 

「幸好老天保佑,遇到巡邏警察,幫我解了圍,不然,我真的無法安然無事。

那晚,淋著雨,我早已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只是感覺自己那顆赤裸裸的真心,被刺傷地千瘡百孔,此刻,我終於懂了,原來用盡一生也得不到他的「明白」,卻換得自己遍體鱗傷。」雨舲闔上了眼,擦去臉上的漬跡,但卻都拭不去心中的那份隱隱作痛,並淡淡地說:「最後,頂著那薄透恍惚的記憶,已讓我記不清楚警察是如何安全地將我送回到台北的租處。」

 

雨舲的媽媽,看著無助脆弱的她,又激起想吐心中憋了許久的無奈,但卻再次地服了現實,輸了勇氣,止住了想傾洩而出的衝動,心中幽幽地想著:「答應了就是答應;選擇了就是選擇了,不論結果是對與錯,這只能說是命了,昱宏,你說,是吧!」接著,又嘆了口氣,說著:「妳一生終會被妳的執著害苦了。算了…既然當時阻止不了妳們相遇、相識、相交、相知、相愛,但至少…現在我有能力陪妳走過。」於是,就這樣揉著她,悄然地讓今夜深了、去了。

 

2017-10-20_02.JPG  

 

#醫病不依心_搶先試讀

#第二章 完美無瑕的白袍,擦身而過? 試閱20

 

////////////////

 

寒假飛逝地過了,開學後,回歸的日子開始恢復規律地節奏擺動著,雨鈴常常覺得自己空蕩蕩的,生活總是少了什麼,甚至感到周遭空氣的凝重乏味已逐漸壓迫地讓她的時間擺動地異常緩慢。為此,書甫便特地神秘兮兮地精心佈了一場局,想給雨舲加些不一樣的調味……

 

出現眼前的可是赫赫有名「Tiger City威秀影城 的 GOLD CLASS頂級影廳」,那時尚氣派的裝潢,低調奢華中卻又不失典雅風範,著實讓雨舲飽受了場精彩的視覺饗宴,她忍不住驚嘆著對書甫說:「怎麼突然這樣大手筆,包了整個全場?」

 

「時間過得很快,大五後同學們也將各奔東西了,所以想善用這學期的獎學金,請死黨好友們一起徹底享受狂歡,而咱們也能藉機留下難忘的回憶。這不是很有意義嗎?」

 

雨舲只點了點頭,就沉默了……

 

「嫂子,您好!」竹竿男和其他一堆男男女女陸續出現了,他興奮地和雨舲揮了揮手並雀躍地和她笑著說:「這次真可託您的福氣,讓我們可以免費地沾光來這兒!」

 

雨舲的整張臉像缺氧似的,憋得通紅,好不容易才咧開了笑,並向他點了點頭,接著轉了身又沉默了……或許這畫面讓她不禁又開始臆測著:「打從聯誼的當晚,散場回家後,這竹竿男就迅雷不及掩耳地大辣辣的向她示愛,遭拒後,卻又可以立馬轉向去當簡書甫的軍師,常常利用和卉心交頭接耳所得到的情報,三天兩頭地向他同學獻策。這到底該說他熱情還是無聊,抑或是善變?甚至完全無忠誠度可言。」

 

「這影廳內的座位只有三四十個,不用擔心人多吵雜、位置擁擠這些問題喔!最經典就是這皮製座椅,讓我們坐起來的感覺簡直就像是坐在按摩椅上,和身體的包覆角度幾乎完全密合。」書甫連忙向旁邊的雨舲介紹著這份影廳的專屬呵護,並笑著指著座椅的一端說:「來…這一側還有座椅調整器,它可以輕鬆調控椅背的幅度,連小腿的高度都可以調整,如果妳喜歡傾斜一點或者局部想加強放鬆,按它準沒錯。」

 

「哇,這影廳的座位的確大又舒服,所以整個包廂才僅有三十幾個位置。發現按下旁邊的按鈕真的可以讓我的座椅變成躺椅,這下子,真讓人忘記今天的目的是來看電影。」雨舲闔上了眼, 輕抿著唇,微微揚起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

「在這影城內,你會覺得這世界就好像剩下你和身邊的那一個人,其他人彷彿都離你很遠,因為他們完全沒有機會打擾到你。有沒有感受到其實它根本是屬於你和我的兩人世界呢?」他沒有等她回話,直接又指著座椅的另一端,並按下了服務鈴說:「這裡還貼心的準備了紙拖鞋,並且,我按的位置就是服務鈴,按一次燈亮呼叫服務生準備專屬毛毯;若想要取消,長按就可以了喔!」

半倘間,服務生便掛著客製化地笑容,送來了一條毛毯。這一切讓雨舲很快地融入,她慵懶自在地感到這兒像是自己的家。拖了鞋子,並躺在剛剛設定好的專屬大沙發椅上,蓋上毛毯,安靜地等待今日的電影播放。不知是氣氛的營造,或是環境的舒適,抑或者,根本就是這陣子失眠頻率的惡化,已讓她眼皮重得快要撐不開,意識也越來越稀薄……

 

2017-10-20_03.JPG  

 

#醫病不依心_搶先試讀

#第二章 完美無瑕的白袍,擦身而過? 試閱21

 

////////////////

不知過了多久,雨舲逐漸地甦醒了,她尷尬地盯著螢幕的片尾曲,喃喃說著:「Tiger City威秀影城 x GOLD CLASS頂級影廳
確實給了我們一場驚豔的電影觀賞享受!」
「是阿,特別和妳一起,這座影廳、這部電影顯得更有意義。」他並不捨去拆穿她的掩飾。

散場後,那一群死黨好友繼續此起彼落地讚賞著這影廳、歡笑不斷地談論著這電影。而書甫卻和大夥兒打聲招呼後,便暗自地偕著雨舲來到了這人來人往的街頭,並漫無目的的閒晃著。

今夜的黑幕如灰網般死寂厚重地撒手在每個角落,唯有這稀稀落落地街燈帶來了幾分的溫暖。「今晚讓我突然想起了瓊瑤的昨夜之燈,書中曾提到一段話:每一盞燈即是一戶人家,每一個家又有一個屬於別人的故事。」她嘆了口氣說:「只是在這片燈海中是不是也有屬於我們的一盞燈?而正上演的這齣戲,曲終也是人散嗎?」

書甫不禁怔怔地望著她,然後不假思索地抱緊她,深怕稍不留神,她就這麼突然地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裡。他說:「我不想離開台中!」

「不,你這鴻鳥,早已羽翼初豐,是時候該展翅高飛了,請飛向你的藍天白雲、飛向你的伸展舞台,不該目光短淺地將自我侷限了。」

「妳怎麼會知道,我們正準備開始選大六之後將去實習的醫院?這該是卉心和妳說的吧,真多事……」他搖了搖頭,繼續將她抱得更緊,似乎不準備讓她呼吸了,接著說:「原本桃園的長庚醫院,的確是我的首選,在緊迫盯人的魔鬼訓練下,迫使我們可以瞬間成長,再加上,許多豐富多元的臨床實務經驗,更有助於迅速擴增自己的視野。」他開始抽出了手,用大大的手掌撫摸著她白皙的臉龐,並帶著鼻音的沙啞嗓音悄悄地說:「但在這兒,卻有讓我更割捨不掉的東西。所以,我還是決定繼續留中國醫藥學院。」

雨舲還來不及思索,簡書甫卻已扣著她精巧的下巴,俯身而下,猛烈地吻上她薄透的紅唇。他用力地吸吮著她的唇,再度讓她幾乎無法呼吸,而她的手卻開始不自覺地揪著他的衣服,使盡全身的力氣想推開他,但最後卻被吻到失去了全部的力氣,只能投降地將剩餘的小手軟綿綿地勾在他那挪大的肩膀上。

過了許久,他終於嘆了口氣,心疼地摟著她說:「弄痛你了,下次你要是不喜歡,你就說出來吧,我尊重妳,對不起!我的Bingomilk。」

「既然你口口聲聲地說,可以尊重我的意志、尊重我的靈魂,那麼麻煩你也尊重我的選擇,好嗎?」她面無表情眼睛冷冷地看著簡書甫說:「去長庚吧!」

他深吸了一口氣,收回摸在她臉龐的手,心亂如麻地在原地站了一會。半響,
咬著牙對她說了:「好的,我聽妳的,照原本的規劃走。」

他鼻音又更顯濃重了,而那沙啞的嗓音流洩著脆弱,一瞬間揪緊了她的心,此刻,她只能暗暗地想:「書甫,對不起,我怕終究我給不了你一顆完整的心。但至少我能做的就是不能自私地綁住了你……

 

2017-10-20_04.JPG  

 

#醫病不依心_搶先試讀

#第二章 完美無瑕的白袍,擦身而過? 試閱22

 

////////////////

 

接下來的日子裡,雨舲的心中,不定時有萬般思緒反覆地在她心中翻攪著,常浮現和昱宏虛無不存在的回憶,同時,卻又因現實生活中,書甫溫情不斷的憐惜,而交錯糾葛著對自我批判無情的正義感。或許,這就是驅使了她,經常陰晴不定的朝夕無常……

 

「你怎麼會在這兒?」雨舲正準備上學,剛下樓,打開大門,撞現書甫和她四目交接。

 

「我…想說,妳不知道幾點起來,怕…吵醒了妳,所以一早便過來這兒等。」他察覺了今晨的她,臉上寫滿了不耐與焦躁,便不自覺地將雙手放在大腿上來回摩擦著,並加快說話速度,接著說:「最近,可能因為妳準備期中考,而把自己繃得太緊,放輕鬆點,好嗎?這是ALL PASS 糖,GOOD LUCK TO YOU!!!」

 

「是啊!我沒你這麼優秀,隨便考一考就可以第一名,行了吧!」她一把抓住了他捧在手上的心型糖果禮盒,便拋下一臉神情錯愕的簡書甫,頭也不回地走了。

 

連續的幾天裡,竟都沒有再收到簡書甫的訊息或來電,她不是盯著手機發呆,就是朝著周遭嘆氣。心裡悶著,沒有人會像她這般矛盾吧!但她寧願解讀成自己是在思索,思索一切自己應該清楚的事情,或思索著已走過和將要走的路。 如果冠冕堂皇地的說是思索規劃人生她也不介意。 不過,讓人可悲的是,她依然沒有理出個頭緒,反倒讓自己陷入蠻煙瘴霧!這不是自娛反倒是自虐嗎?

 

某天的夜裡,一通無預警的來電,稍微地驚嚇到正陷入心緒不寧的她,所以她本能性的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接起電話。

 

「雨舲,很抱歉,沒事先得到妳的允許,再度侵犯了妳的寧靜。妳可以下來一下嗎?」手機的另一端,傳來了氣喘吁吁的熟悉聲。

 

她緩緩地下了樓,開了門,目光立刻滯留在眼前的粉嫩甜美側背包,它前面除了大蝴蝶結外還有微微抓皺起來 更增添了包包的立體感。愣了幾秒後,才發現書甫正舉著它擋住自己的臉,她不禁噗哧地一笑,說:「你這是哪一招?」

 

周幽王烽火戲諸侯,只為美人一笑!!!」簡書甫摸了摸頭,憨憨地也笑了。

 

「謝謝你,我很喜歡它。」她不由自主地再深深地望了那包一眼。

 

「我幫妳戴戴看,好嗎?」他沒等她接話,便溫柔地將背帶扣在她肩上,深情地低語:「我不是故意惹怒妳,別對我生悶氣,好嗎?」

 

頓時,周遭的街道正宛如條平坦靜謐的溪流,盤踞參雜在濃墨重重的樹影裡,只有些許因微風沙沙作響的樹葉,彷彿正回應著雨鈴內心此起彼落的愧疚。

 

她沒有多說什麼,只輕輕地擁抱著他,就這樣靜靜地守候著彼此,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才鬆了開,送走了他……

 

隔天一去學校,卉心便像蜜蜂似的纏著雨舲不放,嗡嗡地作響著:「哇,怎麼會有這麼閃的包,白大小姐,還不速速招來?」

 

雨舲總對她翻了翻白眼,抿著嘴,什麼都不說,任由她瞎起鬨。

 

2017-10-20_05.JPG  

 

#醫病不依心_搶先試讀

#第二章 完美無瑕的白袍,擦身而過? 試閱23

 

「好啦!我的好姐妹,知道妳玩得起,喜歡拿妳尋開心。」卉心逐漸收起玩心,開始一本正經,目不轉睛地盯著白雨舲,說:「但是,我們童話世界的白馬王子,卻為了他的白雪公主,快要被宣告破產,淪為可憐兮兮的乞丐公子了!而這故事最慘的結局竟是他捧在心窩的公主,還三心兩意、捉摸不定,甚至,喜怒無常、陰晴不定。」她開始搖著頭說:「王子送對禮、說對話,公主就眉開眼笑,王子便飛上雲霄;王子獻錯禮、聊錯話,公主就蹙眉翹嘴,王子便摔入地獄。」

 

「妳在瞎說什麼?」雨舲開始顯得呼吸短而急促,四肢漸漸地緊繃,血液彷彿正瞬間凝結。

 

「我的天啊,妳真的像住在童話城堡裡的白雪公主,不食人間煙火。」她嘹亮而尖銳的嗓音,更讓雨舲坐立難安。

 

「沈卉心,請妳不要再賣關子了。妳可別忘了自己的身份,可已有男朋友了,卻整天和竹竿男交頭接耳地討論我和簡書甫的事,美其名是關心我、怕我出事,但骨子裡,卻都利用了這些,成為妳和竹竿男暗通款曲的工具!」雨舲不禁克制不住壓抑在內心的煩悶,打從和簡書甫交往至今,總覺得自己淪為被大家夜間上網八卦關注的焦點,那如噴泉一湧而上的激動,催化著她繼續嘶吼的說:「更何況,妳要劈腿也得選對象,那竹竿男追我不成,風向球立刻轉向討好妳,這樣的感情能有幾分真呢?下一個被劈的人就是妳!」

 

 「是,我就只能活在妳的光彩下,撿了個被妳挑剩的,還得先向白大小姐報備許可。」卉心不惶多讓地頂了回去,並咆哮著說:「如果我們無話不談的姊妹情誼,就活該被妳這麼糟蹋,那我也認了。」她甩頭立即準備離去,卻仍忍不住不屑地瞥了白雨舲一眼,冷笑道:「妳真以為中國醫學院的獎學金,就是中央銀行的印鈔機,可以全年無休地去製造妳的下一個感動!」

 

雨舲楞怔怔地望著卉心漸行漸遠地背影,霎那間,她好想大叫,但卻像啞巴似的,竟無法發出任何一語,只能由著她沒入走廊的盡頭。

 

「書甫,你老實和我說,這到底怎麼一回事?」雨舲回過神後,便立即撥了通電話。

 

「妳先別急,剛剛發生了什麼嗎?」這可是相識以來,書甫第一次接到雨舲主動的來電,他不免顯得又驚又喜。

 

「我…覺得…這….陣子你頻頻帶給我許多出其不意地浪漫,但這…我忽視了,已顯然…超過你的獎學金所能負荷的範圍。」她竟開始淹沒在一種前所未有的罪惡感。

 

「喔…我的BINGOMILK,原來是為了這個,這根本與妳無關,我的小公主原本就該活在童話世界裡的城堡,享受一切的純真與美好,不該想這些!」

 

「不要再塘塞我這些,我只要知道,你這些錢是哪兒來的?」她崩潰地大叫,因這些話,頓時,在她的耳際間傳來,已顯得格外反諷。

 

「我…我…我覺得最近想讓自己的身型結實點,可你也知道我懶得動,所以乾脆中午索性不吃,不自覺體重減少,體脂肪也降低了耶,而這錢竟就多出來了阿。」他故作鎮靜地解釋著。

 

2017-10-20_06.JPG  

 

#醫病不依心_搶先試讀

#第二章 完美無瑕的白袍,擦身而過? 試閱24

 

////////////////

 

「就這些?你手腕是怎麼扭傷的,可別告訴我是打籃球、逞英雄、蓋火鍋而傷的!如果你還要繼續這樣遮掩、閃躲,那我不想浪費彼此的時間了,我要結束通話了。」她開始想到,那晚,他拉起包包的背帶,掛到她的纖肩上,那蹩手的窘樣。

 

「好…我說…我說…請妳千萬別再和我嘔氣,我…找了些差事,周一至週五在學校旁的餐飲業徵了份長期的夜間工讀,而假日則兼了幾份家教。這也沒什麼大驚小怪的,妳每周末都固定回台南,平常日也只能匆匆見妳一晚,那漫長的空窗期,恰好有這些點綴可讓我更充實些,心自然也踏實了些,不會讓我無時無刻總承載著對妳滿滿的思念!」他小心翼翼地娓娓道來。

 

片刻間,電話的那端陷入一片沉寂無聲……

 

「雨舲,還在嗎?」他不免些許擔心的說道,而聲音柔柔的依然好聽。

 

「我…我…嗯…沒什麼。」雨舲頓了一下,想說的話哽在喉間,根本說不出來。她緊緊地握住手機,那積壓許久的內疚,終於變成了眼淚流下,過了半晌,才抽著鼻子回道:「暑假快到了,許久前,你不是提到很想再來台南走走,和我爸媽正式地碰面吃飯,我想,就安插在下個月中旬,介紹你們認識,好嗎?」

 

「好!真好!太好了!我的BINGOMILK萬歲、萬歲、萬萬歲!」簡書甫像個大男孩似的,歡呼著、吶喊著。

 

「但…有個條件,你必須允了我喔。」她低喃著道著。

 

「什麼?一副鬼靈精怪的。妳的出現,就註定了被妳吃的死死的。」

 

 「別再兼那些苦差事,已經倒數大六尾聲了,珍惜剩下的日子吧!去長庚,可沒那麼輕鬆自在了,好嗎?」

 

「可我…」他想了想,知道她脾氣倔起來就像頭驢,好不容易抓住機會讓她爸媽點了頭認了他,不想壞了大局,只好依了她,說:「好吧!那我去著手安排一下下個月的台南輕旅行喔。」

 

「嗯…去吧!」白雨舲掛了通話,便把手托在臉龐,深鎖眉心,她如潭一般深邃透徹的眼眸竟泛起一片朦朧。

 

炎炎仲夏的漫漫假期,悄然地來了,這天氣真異常地悶熱,一絲風也沒有,黏乎乎的空氣也好像僵住了,那火球般的艷陽像正撕開大地的皮,不僅刺得我们的眼睛都睁不开。刺得讓人睜不開眼,马路上,柏油都已被太阳烤得发软了。馬路上,柏油像都快被烤化了……簡書甫正滿頭大汗地像隻蜜蜂,不停地穿梭在台中的大街小巷,想精心挑選帶去台南的大小伴手禮。

 

在馬不停蹄的行程安排下,緊接著,他正預備趕搭8點半的客運,這可都算準了當天約定的午餐飯局。

 

隨著高速公路上的地標指示,一站站地被拋諸腦後,突然越來越感到坐如針氈,時間也變得寸陰若歲。但他的內心卻正持續沸騰澎湃著,「不知雨舲的爸媽會滿意我嗎?上次夜晚冒昧地打擾,會覺得我太唐突太輕浮了嗎?」。

 

「叮咚!叮咚!」他終於坐計程車到了門口,神色顯些緊張地按了門鈴。

 

「喔…書甫,好久不見,快進門歇會兒。」片霎間,雨舲的媽媽開了門,她親切自然地和他遞上了熟悉的問候。

 

 

 

#醫病不依心_搶先試讀

#第二章 完美無瑕的白袍,擦身而過? 試閱25

 

////////////////

 

「你是簡書甫嗎?」雨舲的爸爸正拉高音調,快速地用眼神上下打量著他,接著開微笑,並跨步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聽說你大六了喔!接著,將去長庚實習,很好啊…年輕人可千萬別目光短淺地兒女情長,反倒該多爭取些機會去歷練和成長。」

 

雨舲面對著自己的爸爸突如其來的親昵招呼,不免讓她想起了他一年前的態度反差……

 

一年前,相同的地方,差不多的時刻,只見自己的爸爸不苟言笑地對初次見面的昱宏,說著:「聽雨舲說,你現在在聯發科服國防役喔!它個股價是還可以。」

 

「伯父您好,是的。所以您平常也一直都有在關注股市,並從事這方面的投資理財。」林昱宏也改了一貫地的作風,並顯得緊張和不自然,開始一本正經地注視著雨舲的爸爸。

 

「外界傳聞IC產業,目前員工福利,以聯發科最敢給,台積次之,最差就是宏達電!你之後,應該是打算繼續留在現在的公司吧?」

 

「如果整個大環境沒有什麼太多的改變,應該是會先歷練個幾年。」

 

「科技業的確一日千里,沒腦力沒體力沒耐力的確也留不久。你不是才26歲,還渾身熱血,是該闖一闖!但人生有些事可就不比男人的事業,栽進去不見得可以讓人全身而退。這就好比股市,一開始已經知道不會持續紅盤走勢,倒不如撤場認賠,才不會血流成河。」

 

「但本來不看好,卻中途股價反轉攀升,一路長紅,高點作收的也不算少數。這好比賭局,一開始就出場,怎會有反敗為勝的機會!」

 

雨舲的媽媽明白自己的老伴,因經年累月地在金融界打滾了幾十年了,看的人事多了,不免對已入社會的昱宏,去接近自己剛上大一的女兒頗有芥蒂。她急忙打圓場地說:「時間不早了,我們趕快去用餐吧!別聊這麼無趣的話題了。」這才化解了蓄勢待發的兵戎相見。

 

此刻,簡書甫竟突發一語,這猶如火星撞地球般迅速地將感慨萬分的雨舲,從一年前拉回現實,他說:「伯父伯母,這是台中東海蓮心冰的雞爪凍,他們家可是特選國內電宰大廠大成等上等雞爪,可經過獨家中藥配方滷製後,才急速包裝冷藏。而這爪肉內富有膠質、滑嫩頗有彈性,可以補充您們現在極需要的鈣質喔!」

 

大夥兒還來不及回話,他又從大背包內拿出了一盒嘉味軒鮮奶太陽餅,說:「這家的糕餅講求現代人訴求的三低『低糖、低脂、低熱量』的健康概念,研發簡單卻豐富的各式產品,這太陽餅是其中最原始美味的。外皮酥脆但不油膩,可以讓您們不用怕高膽固醇而忌口喔!」

 

緊接著,他又以迅雷不及掩耳地速度,再掏出了台中大龍家鹹蛋糕,說:「聽雨舲說,伯母您愛吃糕點,我選了這款蛋糕,是因為它中間的餡料是使用新鮮熱炒的杏鮑菇去代替豬肉,吃起來的口感可完全不輸給葷的鹹蛋糕,綿密的口感,再加上嚼勁的杏鮑菇,風味很獨特的低熱量甜點喔!」

---未完待續---

 

   看上一篇起:http://u117945.pixnet.net/blog/post/400848815

 

不錯過文章請在粉絲專頁按讚or追蹤加入 #搶先看

 

 

親愛的滴兒們!!!如果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麻煩按個讚+分享給朋友喔..這是喵喵努力繼續創作的原動力喔   💕❤️💕

 

 

❤️ 請加入我的粉絲團 ❤️


創作者介紹

喵喵&美魔貓 say 台南彩繪民宿

喵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oshua
  • 感謝分享,歡迎抽空到小弟格子走走交流喔!
  • 好的喔 謝謝您的支持

    喵喵 於 2017/10/25 18:2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